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女王校花的养成
女王校花的养成
苏悦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你产生自卑感的女孩。虽然刚刚在一个省重点中学读高一,但那尽乎完美的五官脸形、1。70米的健美体形以及冷酷高贵的气质,让很多成年男女都不敢正视,她眼神总是不怒而威。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里,父母对她要求很严,智力开发得很早。她从未穿过高档服装,但任何衣服穿到她身上,都格外亮丽。哪怕穿上一件低档牛仔裤,她那修长的玉腿和健硕完美的臀部马上就会吸引众人的眼球;一件极为普通的衬衣,一穿上苏悦的身体,就充满生机、魅力四射;尤其是夏天,她从头到脚都是男人想入非非的部位
  她喜欢穿得简约、时尚、阳光,花钱并不多,但足以表述她的征服力。
  她是这所学校当然的校花,但她并不以此为荣,因为她没这个必要。她能征服别人的地方太多了!她并不在学习上花太多的时间,但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年级前三名;她不是体育特长生,但她的身体因为经常劳动而十分结实,暴发力极强,从小学到高中,在每一所学校的运动会上都是田径项目有力的金牌争夺者,尤其是100米短跑、跳高和跳远三项,让很多专攻体育的田径队员都汗颜。在众人的心目中,她是个一定会有很大出息的好女孩。连老师们都想巴结她,对她说话显得很客气,也正因为如此,她在众人之中常常显得很有份量。久而久之,苏悦的自信心和征服、控制他人的欲望越来越强,连普通成年人她都不放在眼里。
  其实,早在苏悦读初二的时候,她就开始并沉醉于征服游戏。那时的某一天,一个男生偷了苏悦好友文菲的日记本。苏悦把这个男生抓到后,命令她跪下,然后要他趴在椅子上写检讨。
  这个男生的母亲得到消息后十分生气,认为谁也不应该体罚自己的儿子,于是赶来现场找苏悦算帐。等这个母亲气冲冲赶到时,看到苏悦正咄咄逼人地瞪着自己。那时的苏悦身高就有近1。6米,和这个母亲差不多高。四目对视,那个男生的母亲有点发愣,然后收回了目光,不再看苏悦的慑人的眼神了。
  苏悦抢先发话:「你要好好教育教育你的孩子!」
  结果,本来找苏悦麻烦的那位母亲,一开口就赔罪:「对不起,对不起!都是我教育无方造成的,今后我一定不准他再犯类似的错误了。我现在就带让回去,好好批评他!」
  苏悦很傲气地说:「不行!他必须写完检讨后才能走」苏悦本来准备好好和这个男生的母亲唇枪舌剑一番,然后战胜她。可出人意料的是,这个母亲被苏悦那种逼人的气势镇住了,连吵架的脾气也没有,竟然乖乖地蹲在她儿子身边帮儿子写检讨,直到儿子写完检讨之后才灰溜溜带着儿子走了。而苏悦一直就居高临下地站在母子俩面前,威严地注视着他们。这一胜仗带给苏悦的快感真是太爽了!从此,她习惯于征服任何人!那些调皮的男生、女生经常被苏悦罚跪,因为苏悦既能说会道,而且在同龄孩子中间,她属于运动员型的,力量大、速度快,身体的灵活性、柔韧性和协调性极好,往往三拳两脚就把对手制服了,极少有不顺从的。
  考入省重点高中后,苏悦很快就成了全校同学关注的人物。暗恋她的男生不计其数,但她想靠自己成就大事业,彻底改变自己和家人生活面貌,对男生不太搭理。班上的女生也很巴结苏悦,尤其是又矮又胖的张蓉,是苏悦最忠实的追随者。她虽然家庭十分富有,但人既丑又笨,没男生喜欢她;于是,比男生还酷的苏悦就成为了张蓉崇拜的偶像。张蓉总是像跟屁虫一样追随苏悦,有时苏悦为此很得意,但有时又很讨厌像苍蝇一样的张蓉。
  一天,高二某一班的王萱(苏悦母亲熟人的女儿)听人夸奖了苏悦而心生妒意,嘲笑苏悦是个穷鬼。苏悦听说之后,感到受了很大的侮辱,发誓总有一天要让王萱跪在自己面前求饶!
  那天放学的时候,苏悦闷闷不乐,加上有点感冒,动作显得特别慢。其他同学早已走了,班上只剩下她和张蓉两个人。
  苏悦一看到张蓉这个富家女就气上心来,等张蓉一过来就霹头盖脸的一个字:「滚!」
  张蓉好像受了委曲,说了一句:「其实我是想来帮你背书包」就转身往外走去。苏悦以前常打骂那些坏孩子,从未对老实人这样。骂了张蓉之后,苏悦有点后悔。但心高气傲的她又不想对看不起眼的张蓉赔不是,于是又命令道:「回来!」
  其实苏悦是想用一种方式缓解刚才的过错。
  张蓉乖乖地回来了,站在苏悦面前。
  「你为什么要为我背书包?」
  苏悦趴在课桌上斜眼瞧着张蓉。
  「我发现您今天精神不太好?想帮帮您」张蓉恭敬地说。这又让苏悦想起了今天恼火的事,勾起了苏悦征服富人的欲望。
  「你想怎样帮我呢?难道帮我背书包就是帮我吗?」
  苏悦那慑人的眼光照着张蓉那张傻乎乎的圆脸。
  「想帮您背书包是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帮您才好,其实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,只要您吩咐。」
  张蓉笑眯眯地讨好道,其实她认为苏悦所能吩咐的事无非就是提包、倒水,或者是买零食吃之类的小事,这都是能办到的,而且自己有的是钱。但苏悦理解的却不是这样。
  「是吗?此话当真?不反悔?」
  苏悦半信半疑地说。
  「那当然啊,绝对是真的,绝不反悔!」
  张蓉看见苏悦表情高兴起来,想乘机巴结一下。
  「是吗?那就帮我做件事吧。」
  苏悦把因感冒擦了鼻子的脏卫生纸倒了一些在地下,命令道:「给我捡到垃圾桶里去!」
  张蓉虽然没想到苏悦会用这种带有侮辱性的方式命令自己做事,但却隐隐感觉到有点被刺激的快感,不知不觉就很情愿地蹲下身去,把纸捡去丢了。苏悦看着张蓉,也感到一种满足感,这和以前征服那些做坏事的小孩的感觉不同,一种进一步征服张蓉的想法产生了。苏悦把剩下的卫生纸撒了一地,有的在课桌下,有的在自己座凳下,还有的被踩在脚下。等张蓉回来的时候,苏悦已经高傲地坐在那里望了望张蓉,又望了地上的卫生纸,然后就随便拿着一本书看了起来,故意没有搭理张蓉。张蓉看着苏悦冷酷而高贵的样子,一种莫名其妙的奴性在心里荫发,很自觉地钻到苏悦的课桌下捡着卫生纸。此时苏悦就像根本没看见一样,一动不动。张蓉被这种羞辱之后的快感刺激所笼罩着,她够不着苏悦座凳下的卫生纸,但又不敢挪动苏悦的脚,只好爬了两步,当自己的头置于苏悦的胯下时才把座凳下的卫生纸抓出来,其实苏悦并没有用心看书,而是在观察张蓉在自己胯下的动作,直到张蓉用手轻轻捧起自己的白色旅游鞋,捡去最后一团卫生纸。
  「嗯,很好。今后,你必须天天跟着我,随时听我的吩咐。」
  苏悦很满意。
  「是,我一定做得到!」
  张蓉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崇拜的偶像同意自己天天陪着她。心里暗暗下决心:从今以后,死心塌地听苏悦的话。
  在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,苏悦突然感到小腹痛,要拉大便了,心想真见鬼,连卫生纸都没带。
  想也没想就吩咐张蓉去拿卫生纸,自己赶紧到厕所去了。已经是冬天了,天气十分寒冷,苏悦拉完了,张蓉还没来,白嫩嫩的屁股冻得很难受。苏悦真有点生气了,等张蓉赶来的时候,厉声喝道:「你是怎么搞的?这么久才拿来,把我的屁股都冻坏了,看我怎惩罚你!」
  其实,这并不完全是张蓉的错,是苏悦急急忙忙的,没告诉张蓉自己会到哪一个厕所,所以张蓉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苏悦。
  「对不起!是我没用,来晚了。」
  张蓉诚惶诚恐地说。
  「对不起顶个屁用,我屁股冻得痛死了。」
  苏悦说着,蹲着把屁股转向张蓉,想惩罚一下张蓉,让她闻闻屎的臭味,并命令道:「用手帮我搓搓屁股,把它搓热!」
  张蓉本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现在正在大口大口呼吸着苏悦屎的臭味,真有点要呕吐的感觉。
  张蓉想也没想,就用卫生纸轻轻擦干净苏悦屁眼上残留的屎,显得是那样的自然。连苏悦都感到吃惊,因为苏悦本来是想用臭味来惩罚张蓉的,并没有要张蓉擦屁眼,此一举动,让苏悦倍感前所未有的兴奋,真爽!想不到征服同性也一样让人产生快感。
  此时,张蓉对着苏悦翘起的屁股,羞辱之后的莫名刺激、快感也让自己很幸福。虽然同样是女孩,但苏悦美妙绝伦的屁股真是太美了,张蓉边用手搓着,边欣赏着,崇拜之意更加深切。
  苏悦享受够了之后,开始把张蓉视作自己的奴隶,命令道:「蹲着别动!」
  苏悦站起来穿裤子的时候,张蓉还蹲在那里。她要告诉张蓉,自己的屁股比张蓉的头高要高贵得多!
  「等我出去之后再冲水。」
  苏悦继续命令着,然后故意偏了一下身子,让自己的屁股从张蓉的头上通过了。
  由于是上课时间,而且这个厕所离教学楼较远,附近空无一人。苏悦似乎还想证明一些什么,没有立即回到上体育课的地方,在厕所旁边等着张蓉出来。
  「你真听话!」
  苏悦望着张蓉,带着微笑。
  「那当然,我说过愿意为您做一切事的!」
  张蓉此时已经完全适应被苏悦奴役,并且为此感到开心。
  「是吗?那如果我刚才命令你用脸揉搓我的屁股,你会干吗?」
  苏悦用鼓励的眼光看着张蓉。
  张蓉并没有回答,她满脸通红,低下了头,因为女孩毕竟害羞。但不回答至少意味着不敢反对。
  苏悦无意马上尝试用别人脸揉屁股的感觉,就没再逼张蓉了。苏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命令:「跪下!」
  她想试试张蓉的顺从程度。果然,张蓉乖乖跪下了,而且样子十分虔诚。
  此时的苏悦并不知道什么是SM,虽然她奴役他人的欲望和本身所具备的条件足以成为女王,但她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满足自己和对付奴隶。此后的日子,苏悦对张蓉的使唤仅仅停留在要张蓉做一些小事,以及让张蓉孝敬自己,买些零食吃吃而已,像命令张蓉擦屁股之类的事很少发生,外人根本不知道。在其他同学看来,他们早已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。
【完】